萍男郎


  • 《追魂鏢》岳華飾演秦萍師父之子,與她青梅竹馬。

  • 《奪魂鈴》戲不在秦萍身上,她只是男主角張翼身邊的紅顏知己。

  • 《燕娘》的宗華甫上場便稱女扮男裝的秦萍為「小兄弟」。

一個小女孩被奸人錯誤引導,以為殺死母親的人就是追魂鏢的擁有者,卻不知道會發追魂鏢的除了大俠,還有他未及清理門戶的師弟,他因姦不遂對小女孩的父母親下毒手。所以,縱然大俠收養了小女孩,傳授給她獨門劍法,卻隻字不提追魂鏢,才會發生後來的誤會,就是當小女孩變了亭亭玉立的少女(秦萍),有一天又再遇上奸人,因入世未深受他唆擺,找到師父收藏一整抽屜的追魂鏢,便痛恨認賊作父,誓要理智戰勝情感,替母報仇。

這就是《追魂鏢》(一九六八)片名得來的始末。

至於《奪魂鈴》(一九六八),戲不在秦萍身上。她只是男主角張翼身邊的紅顏知己,男主角父母自幼被強盜慘殺,胞姊又被擄去,他立志學會武藝,為的也是雪恨。《追魂鏢》的「魂」,是一件暗器尾隨仇人的命,《奪魂鈴》的「魂」,是讓仇人遠遠聽見男主角身上掛着的一串鈴聲(被殺母親的鐲子)便喪膽。至於女主角,是在被惡霸欺凌時被男主角出手相救,她的角色,就只能有一種功能:跟。

也不是只有靜靜的跟。到底是武俠片,她不打,別人的刀劍也會架到她的脖子上。有一場,在客棧的房間裏,毫無預警地,一羣匪類衝門而入,匪首林蛟用刀抵着秦萍對張翼說:「以你的身手,你的劍會拿到手的,不過這位姑娘的喉嚨,就會直冒鮮血。」鏡頭接上眼泛淚光的秦萍──她,不久之前才在樹林中,柴火前問過張翼:「衛大哥,為什麼你老不正經的看我一眼?」張:「我不敢看你。」「為什麼,你不是已經把我買下來了嗎?」「我怕你跟着我會受苦。」「我不怕,我不怕受苦,什麼苦我都能受。」張翼的回答是:「香香姑娘,在我沒有殺掉最後一個仇人,找回我的姊姊之前,我是不會正眼看人的。現在,我眼裏看到的,都是一些壞人。」奪魂鈴掛在身上嚇人方便,女朋友跟在身邊常常是他或救或護的人便麻煩多了。兩者有了對比,《奪魂鈴》作為片名,亦不失其玩味之處。

但《燕娘》(一九六九)為什麼會叫《燕娘》?

自然,那是女主角秦萍的名字,但《追魂鏢》和《奪魂鈴》中的兩樣象徵物,都能構成恩怨的前因後果,「燕娘」不過是鏢局總鏢頭之女,既無身世之謎,亦無不共戴天之仇要報,她肩負觀眾對電影的期望,卻成不了故事的焦點,而只有七十六分鐘的片長,全憑一具玉觀音被你爭我奪,竟又沒人知道它內藏什麼重要國家機密,秦萍飾演的燕娘被父親(黃宗迅)委以保護它的重任,只是當女主角只是一名「實Q」(護衞官),戲都是在沿途械劫斬瓜切菜,電影為什麼不乾脆叫《玉觀音爭奪戰》?最費解的還不止片名,卻是男主角宗華。

是的,由岳華到宗華,都有「萍男郎」的況味。那年代,女俠的男朋友都是暖男,任勞任怨任打任罵。只是在《十二金牌》(一九七〇)、《追魂鏢》和《飛燕金刀》(一九六九)看慣了岳先生秦小姐的青梅竹馬,當宗先生甫上場便稱女扮男裝的秦小姐「小兄弟」,二人不打不相識,觀眾和他才同時發現彼此各持乾劍與坤劍,雙劍合璧時他也「呀」了一聲,可是之後呢?燕娘和他的化學作用,是零。

反而想到《追魂鏢》中倒追岳華的莊主千金,擅弓箭,老要跟着岳華幫忙殺敵。注定撻不着火的化學物質,卻在知難而退時留下悵然的背影,啊,沈依。

萍男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