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星模式


  • 《香江花月夜》──含苞待放的秦萍往往令「三妹」的分量超過角色的戲分,其中和何琍琍與鄭佩佩

  • 《釣金龜》──丁珮與何琍琍的化學作用是其次。

  • 邵氏的「三女星」模式,《玉女嬉春》(上圖)是陳依齡、沈月明和丁珮;《江湖三女俠》(下圖)是沈依、林嘉和潘迎紫。

林黛領銜主演的荷李活式歌舞片,是《花團錦簇》(一九六三)和《千嬌百媚》(一九六一)。樂蒂不讓林黛專美,也有一部《萬花迎春》(一九六四)。兩位大女明星各自精采,不愁沒有擁躉捧場,更不用擔心若是在同一部電影中平分秋色,會掠奪了彼此的銀幕時間──那是邵氏在一九六〇年代的製作方針,完全不受國際電懋在五十年代末期由《龍翔鳳舞》(一九五九)興起的「 雙旦」歌舞片影響。

李湄和張仲文飾演的兩姊妹,張有一首《何日君再來》,李就來一首《玫瑰玫瑰我愛你》,但更多是「 同框」比併,有男主角陳厚當佈景板,二人唱的是《毛毛雨》,有時候乾脆連男主角也由李湄反串瓜代,調情戲照演無誤,那一首是《妹妹我愛你》。相形之下,林黛樂蒂的載歌載舞,更像演技考牌,李湄張仲文,是活色生香。

是因為電懋在歌舞片方面更人才濟濟,所以荷李活能拍出《紳士愛美人》(一九五三),讓觀眾買一張票就看齊瑪莉蓮夢露與珍羅素,他們也能動員身段一樣驕人的兩大女星爭姸鬥麗?而且欲罷不能,日後還有葉楓夷光的《鶯歌燕舞》(一九六三),李湄葉楓的《桃李爭春》(一九六二)。

那邊廂的邵氏卻堅持「后不見后」,然而,當美人遲暮(雖然不過三十歲),江山失色,大銀幕不能只憑一個名字支撐,那便是雛鳳猶勝老鳳聲,一代新人換舊人的時候了。

也就是各種「三女性」、「三姊妹」、「三朵花」登場的新人新氣象。

例外是當電懋要拍《啼笑姻緣》(一九六四)亮出葛蘭林翠兩張大王牌,邵氏搶閘競拍也是李麗華與凌波兩大女星碰頭。有趣是,小咪姐與小娟(凌波廈語片藝名)的合作是一而再再而三,由《紅伶淚》(一九六五)的母女演到《萬古流芳》(一九六五)的母子。當然更有緣的是,兩人各為其主之下,也曾都是梁兄哥。而當二人也是反串男主角時,凌波的《魚美人》(一九六五)配李菁,李麗華的《連瑣》(一九六七)也是配李菁。

全靠南國演員訓練班作後盾,加上招兵買馬,片廠制之下的「新人」隨時可以一夜之間成為大明星,就算「娃娃」跳班躍登影后寶座也不是奇蹟,而是現實,因為票房需要神話。與此同時,如果一個新人明顯不夠叫座力,兩個仍嫌單薄,三個就是剛剛好。適逢那又是一個革命的年代,反叛意識抬頭,電影觀眾也在換血,年輕人看年輕人不看名氣或資歷,而是要看見「自己」。

新人乘勢崛起理所當然,故此,在新星羣中「發現」秦萍的我,就是這樣同時看見了何琍琍──她們兩次攜手合作,都是Show Girl三人行的歌舞片,先有《香江花月夜》(一九六七),後有《釣金龜》(一九六九)。至於第三個名字,前者是鄭佩佩,後者是丁珮。

那幾年,邵氏的卡士陣容不少奉行眾志成城。《玉女嬉春》(一九七一)是陳依齡、沈月明和丁珮。《江湖三女俠》(一九七〇)是沈依、林嘉和潘迎紫。有些相得益彰,有些不甚了了。但秦萍在「三女星」模式下的獨特也是唯一,原因在於,在大姊與二妹,頭牌與副車之間,含苞待放的秦萍往往令「三妹」的分量超過角色的戲分,其中和何琍琍與鄭佩佩,或丁珮與何琍琍的化學作用是其次。她好看,在於她的「中性」,讓觀眾看見心目中的「無印良品」。

虛位以待,又是無可取代。

三女星模式林奕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