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手機


星期一晚上回到香港,步出機場已經是十點。疲累地搬起行李上車,勉強開車回家,抱起熟睡的女兒,再靜靜地把行李逐件搬到大門內。稍稍定神,已經是深夜。回想最後一天行程:清晨四時出門看雲海,再帶太太女兒游水,駕車兩小時到機場,在飛機上照顧女兒,落機再駕車回家,比任何工作都要累,也暗暗慶幸颱風把七天的行程縮短成五天,否則應該會累壞了。

累還累,臨睡前還是把相機照片備份到電腦,重溫五日四夜的點滴,又發覺任何付出都是值得。原本趁着空檔安排一個突如其來的行程,希望在沒有工作負擔的幾天盡力陪伴太太和女兒,豈料臨出發前兩天同事來電,客戶要求把一條廣告片的拍攝提早,待我回港立即開拍。雖然拍攝的前期工作已經完成了一半,但作為導演,總不可能放着不管,壓力也真不小。

颱風過後,上機之前,有一天的空間,和同事開會溝通,解決籌備拍攝的一大堆問題,但總有一些未能即時解決,需要我帶着擔憂上飛機。抵步北海道的第一天,工作電話排山倒海而來,我要一一解決。可是過了半天,我發覺漸漸遠離這次旅行的初衷:陪女兒,也陪太太,沒有其他俗務的無重之旅。於是我狠下決心,要求同事先自己解決問題,待我回港再過問。其一是相信同事的能力,其二是把寶貴的每一點時光留給家人。

放下手機,真真正正用心去感受整天整夜和女兒共度的時光,珍惜五日旅程的每分每秒,才是真正的生活。香港人,有時放下工作,放下手機,其實不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