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次郎


星期一深夜,家中小次郎整晚在喘氣,狀甚痛苦。小次郎是一隻八哥狗,四年前從SPCA領養回來,一直十分健康,星期日下午還在花園跳跳紮。星期二清早,牠後腿已經抬不起,我過去抱牠時,竟然失禁了。我和太太趕緊抱牠到獸醫診所,醫生診斷認為很可能是椎間盤突出,當時小次郎痛得口水直流,不斷喘氣。

由於脊椎受損情況可能迅速惡化,中午立即轉到太平道動物醫院,做了磁力共振檢查,確定了出問題的位置,下午就開刀動手術。感謝大埔寶湖動物醫院Dr. Arthur Lee的及時判斷,以及太平道寵物診所Dr. Jonathan Speelman的妙手仁心,手術很成功,次郎在黃昏就甦醒過來,一家人總算鬆一口氣。

回過神來,拍拍滿身的狗毛,褲上有次郎的口水,失禁瀨出來的尿尿,我問自己:有多久沒有為狗狗這麼投入過?家中兩隻狗狗,以前是我和太太話題的核心,傾訴心事的對象。自從兩年多前女兒出生,之後兒子也到埗了,兩隻狗狗漸漸從我倆生活的核心移到外圍,身影漸遠。有時,夜闌人靜,從書房走到樓下喝水,兩隻小狗黏着我小腿,也會突然浮現虧欠的感覺,然後,又回到工作去,回到生活的繁忙裏去。

兩隻小狗,一直躺在窩裏等我,但我沒有回應,直至到生離死別,才驚覺失去的可怖。因禍得福,往往使我們有所反省,今次總算為時未晚。

小次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