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厭的廉價新聞


從前,做新聞是燒錢的生意,今日,做新聞似乎有便宜的方法。

在我的認知當中,新聞的來源有兩類:一,新聞機構派員採訪;二,每年付錢給新聞通訊社,買片買相買稿。現在很多網媒(搞個page也算網媒啦),刊登的新聞資訊根本不用成本,只是從其他網站炒稿,加上「小編」的一點創意,就變成幾千個share的網絡新聞。

現在很多網媒,打着「公義」的旗號,但從來不願意派員採訪重要新聞,甚至不願意花基本成本購買新聞圖片。CtrlC + CtrlV,就是他們的新聞技能,然後揣摩網民的恩怨情仇,揀最juicy的新聞(絕對不是最重要的新聞)加鹽加醋,然後靠專頁的廣告費賺個盤滿鉢滿。

一個典型的案例,有一個日本獨居男子在家中死了,他有大量的色情書刊收藏品。一個月後,屍體被發現,當地傳媒報道,相信死於心臟病。幾日後,以老作聞名的《Daily Mail》刊登了報道,題目是「日本獨居男被六噸色情雜誌壓死,六個月才被發現」。你不得不佩服Daily Mail對下流賤格的準繩度,報道不單止夠viral,還被世界各地沒有水準的「傳媒」爭相炒稿報道。香港的網媒當然也不甘後人,衝着出來表演。

回到關鍵的話題,如果有便宜的方法,為什麼我們要用燒錢的方式經營媒體?這不是很笨嗎?這種報道出來了,你覺得誰比較笨?派記者採訪,不是派一台機器出去,而是派一個證人出去,確保得來的消息是真確的,可信的。買通訊社的資訊,是贊助通訊社派記者到世界各地搜羅第一手的資訊,也確保資訊的質素。

怎樣的觀眾,養活怎樣的媒體。我知道我重複又重複,說着不中聽的話,但我還是要說下去。

討厭的廉價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