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


很多朋友喜歡打電話給我議論時局,認為我有什麼小道消息,其實我完全沒有。我只在主持節目時討論時政,其他時間我都遠離政治,不是刻意的,只是朋友圈內沒幾個政治人物。

朋友L打電話來,說這次特首選舉,建制派不敢不投中央欽點的二號候選人,我質疑這個講法:「唔通真係驗指模咩?﹗」「上次梁振英原本坐擁八百票,最後只得689,中聯辦追究起來,真的有人生意受影響。」這樣的話,真是「白色恐怖」了。

「白色恐怖」一詞,起源於法國大革命,「巴黎公社」起義,對抗第三共和國,紅白對決。第三共和肆意散播恐嚇信息,對參與起義者處以酷刑,相關人等亦受株連。不單極權國家會發生白色恐怖,二戰後美國的「麥卡錫主義」也是耳熟能詳的例子:透過危言聳聽共產黨滲透,迫害非我族類,上電椅有之,被害到一無所有亦有之。相同之處,是掌權者的政治操控話語權,對反對者施加暴力統治,結合成為「白色恐怖」。

當然,在偉大的中國,「白色恐怖」又變成中國式的解讀,毛澤東打劉少奇時,竟由上而下稱地方領導實行白色恐怖,打壓無產階級,又是一奇異言論。不過言論有多古怪,總不至於說到平民百姓實行「白色恐怖」,明白事理的人都明白,平民百姓沒有權力實行白色恐怖,頂多是說得誇張一點,粗魯一點。如果我們連平民百姓的憤怒言論也當作「白色恐怖」的話,則距離極權統治也不遠矣。

白色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