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主持看電視節目與網媒(下)


兩星期前提到我即將告別電視節目,說法是比較含糊的,寫得好像只是「我不再看電視節目」,其實是「我不再主持電視時事節目」。我明白永遠不應把話說死,但我又是一個想到就要說的人,而且香港人普遍閱讀理解能力偏低,不把話說清似乎是不行的。

這個念頭不是一個單一原因下出現,也包括個人事業上的考慮,真的缺乏時間去應付所有工作,只好作出選擇。平衡過興趣和輕重得出結論,放棄主持時事節目似乎變得必要。為什麼?很多人仍然定期收看,但我看重的不是「收視率」,而是「節目的影響力」。影響力不就是有多少人收看嗎?嚴格來說不是,尤其是時事節目,更重要的是被訪者有多看重電視節目,有多願意透過節目去發布一些重要的信息。

在剛過去的特首選舉,我清楚看見一個轉變,連最保守的政治人物,現在都懂得透過社交網絡去發布信息,更開始把重要的資訊留在網絡去發布。我在電視節目中訪問了候選人,即使是形象開明的候選人,在對話中給我的印象都極其保守,而且只重複說着一些老生常談,不過在接受訪問不久,他們又在網絡上發布一些新的動向,而且比起訪問裏說有趣得多。

這是一個信息流動的轉變,不可逆轉。試想想,不必受限於 Air Time,不必擔心主持人牙尖嘴利,也不必現身到錄影廠化妝出鏡,政治人物、政府機關可以透過一個更可控的平台,把想發布的東西發布,要避談的避談,你就會明白,電視時事節目正步向黃昏。

一個主持看電視節目與網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