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的基本


因為新的豎琴生意,柳太最近接受了不少傳媒訪問。上星期接受訪問回來,柳太有點忐忑。

當天訪問她的是一位十分年輕的記者,主題也是關於她最近的創業心得。在訪問的尾聲,記者突然話鋒一轉,指柳太生意之所以起步得快,是因為我的名氣緣故。提出這近乎結論的「問題」,柳太當然進退兩難,難道她全盤否定他先生對她的幫助?不可能。說全靠她先生的名氣嗎?也十分不準確。柳太的回應也得體,大致是相輔相成的意思。不過感覺記者帶着主觀立論而來,對方要怎麼演繹,似乎是肉隨砧板上。

很多初出道的記者都有一個壞習慣,就是誤解了「尖銳」的用處。針對一些涉及公眾利益,又被刻意隱瞞的被訪對象,提問有需要「尖銳」一些,以從對方的回應或拒絕回應之間,提取有價值的答案、反應。可是,記者也有需要圓融的時候,對着一個軟性題材,看待一個人物專訪,雙方的互信十分重要,真誠的提問引出心底的回應,一來一往,訪問者與被訪者有一個共同的思考過程,才能萃取到發人深省的素材,寫出好看的專訪。

帶着強烈主觀願望的記者,只是透過引導性的問題,印證自己的幻想,然後粗暴地演繹出來,那和自己憑空作文章,其實是沒有大差別的。

訪問的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