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凌


小學雞把鉛筆尾插入同學耳朵,遺留擦膠在內,要入院取出。一次欺凌事件,一句大概可以綜合出來,讀過便算,但當中的細節,當然不是如此簡單,是有血有淚的成長故事。要不是家長主動通報,要不是傳媒剛好有餘暇報道,事件大概在學校報告裏草草幾句,結案陳詞,石沉大海。

很多人問:「為什麼現在的小朋友如此殘酷?」我們小時候,應該都有耳聞目睹欺凌,只不過你不是受害者,所以笑過便算,沒有放在心上。校園欺凌的成因很多,我們會怪小朋友的家長沒有好好管教,會怪小朋友學壞,甚至會怪被欺凌者沒有抵抗。

在成長階段,每個人都會犯錯,甚至做出一些和自己性格和價值觀相違背的事,也許你我都有經驗。這是一個學習過程,測試友儕和成人對自己行為的反應,然後作出調整,所以老生常談的說,對小朋友要賞罰分明,言行一致。

問題就出在這裏,對欺凌事件,學校是否做到「賞罰分明,言行一致」?一些曾經被欺凌的朋友很痛恨學校,因為在欺凌發生時,有些學校第一時間的反應是:不要報警,不要上報。有常識的成年人當知道欺凌不是小事,而且教育者不作為,事件很易惡化。不過,官僚的成年人又抱着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心態在校園上班,這絕對是嚴重欺凌案屢見不鮮的主要原因。

小朋友期望知道什麼行為得賞,什麼行為得罰;大人的世界卻在教育中加入太多不知所謂的考慮。當我們問小朋友為何殘酷之前,要先問自己:為什麼把小朋友拉進殘酷的成人世界。

欺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