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人


這陣子剛好寫了一兩篇舞台劇與電影的觀後感,許多人便以為我會繼續寫劇評,其實我並沒有這個想法。因為劇評是戲劇藝術行業中一門非常專業的工作,必須擁有非創作圈子的那份獨立及應有的專業資格,才能在避免利益衝突下寫出有水準的評論文章。因此,我從不,也不敢以劇評人自居,至今仍是努力於個人的戲劇創作。只是偶然間,遇上非常特別的作品或題材,興之所至寫點觀後感,與同行分享而已。

作為一個專業的劇評人並不簡單,縱使各人的背景或不一樣,但總的來說,他們對於藝術評論的認知是深入的,某程度上甚至對創作的執行有一定的理解,以至寫出來的不是流於純學術性或純個人美學觀點的文章,而是建構於整個戲劇創作上。而有水準的劇評能為藝術創作提出具價值的總結,可被視為創作過程中最後的一個環節。因此,不應視劇評只為票房的宣傳工具這麼表面。在某些歐洲國家,例如德國,他們的評論便很具分量,令德國的戲劇長久以來都能保持着一份認真探討藝術的精神。

回想當年在美國有一位John Simon的劇評家,他的評論往往尖酸又刻薄,但大家卻又不得不尊重他,因為他對戲劇的一切實在懂得太多,各人總可從他的評論裏得到啟發。我也曾給他評論過!那是一部美國紐約當地劇團的作品,雖然製作規模不大,但導演、演員、製作班底都是一羣非常專業、有團隊精神的戲劇工作者,從排練到演出都令我很有滿足感,而我更是戲裏唯一的亞裔演員。當大家知道John Simon會來看演出,還會在New Yorker雜誌寫評論,都緊張得不得了。結果劇評出來,他對整個演出是肯定的,在十位演員裏,他批評了二位,讚揚了三位(我僥倖是其中一個)。雖然我們都覺得他要求過高,但他確實指出了一些值得改進的地方,不得不教人心服口服。

(本欄隔期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