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老匯:奇遇


在美國,對於大部分從事戲劇表演的人來說,一生的理想就是要踏上百老匯的舞台。而我有幸在百老匯演出,過程卻是充滿戲劇性,真正所謂人生如戲。

話說當年我在加州地方劇團工作,深夜回家看到房東老太太留下的便條說Hal Prince曾給我電話!難道是Harold Prince? 他是當年百老匯第一把交椅導演,作品屢屢獲獎,日後的《歌聲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也是他導的。第二天老太太告訴我她已讓來電者致電劇團找我,但當天我卻聯絡不到劇團的同事。直至第三天,回劇團查問,才知道是真的,不過同事以為有人借用Hal Prince的名開玩笑,所以沒有立刻通知我,只留下電話號碼。就這樣,我又延誤了數天才聯絡到對方,原來Hal Prince前幾天在洛杉磯面試演員,因有人推薦我,所以想見一見我,但那時他已返紐約。我很失望,也很懊惱,居然因為有人當作是開玩笑,令我錯失了這個機會。

及後,劇團友好勸勉我,叫我不要放棄,直接寫信給Hal Prince,說明原委。最後我便寫了封簡單的信,寄去他紐約的辦公室。沒想到,居然立即收到回信,還是Hal Prince親自回,說計劃有變,會將原劇本改編成音樂劇,將與他的老拍檔Stephen Sondheim,即《夢斷城西》West Side Story的作詞人,花一年時間去籌備,承諾一年後會再找我。

一年後,果然收到他的選角導演來信,叫我去洛杉磯面試。面試過程猶如電影情節,在黑漆漆劇院內,我一人站在台上,只見台下坐了導演(Prince)、編曲/作詞人(Sondheim) 以及編劇(Weidman) 三人。我先做一段自選的戲,導演說Good;然後,唱了一首歌,他再說Good;跟着唸一段劇本裏的台詞,他的第三句仍是Good;最後,Thank you,就這樣完了。

想不到兩周後,我居然收到一份六個月後去紐約排演Prince/Sondheim音樂劇《太平洋序曲》的演員合約,那一刻的心情,簡直是無法形容。但隨之而來的戲劇性波折,卻是一浪接一浪!

(本欄隔期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