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老匯:遇上貴人


上回說到經歷了錯失、等候、遴選,終於獲得一個在紐約百老匯演出的機會,而且是演Harold Prince/Stephen Sondheim的音樂劇,猶如做夢般。接到聘約的六個月後,我就辭掉加州劇團的工作,由美國西岸飛往東岸,準備參加在紐約的排練。

開排的第一天是圍讀,並會得知獲派的角色。當發現自己將飾演幾個甚有發揮空間的角色(整個戲是一人分飾多角的),興奮莫名。怎知就在上午圍讀了一次後,美國演員工會的代表過來跟我說,「對不起,我們查過,你沒有美國永久居民證,我們是不能聘用你的……除非你是預先由外國特邀過來的專才,或在百老匯正式公演前取得證件,否則我們是不容許你參加演出的。」

就這一句話,當天下午我即時被暫停參加排練。工會的規矩很嚴厲,就算我在美國已有多年的工作經驗,甚至加州劇團也一直幫我申請居留,但沒有正式居民證就是沒情面講。唯一的可能性是導演有足夠的理由堅持要聘用我,但劇組負責人跟我說,千萬不要抱太大期望,畢竟我擔演的不是主角,難道在人才濟濟的美國找不到另一位亞裔演員取代我嗎?所以,我心裏已打定輸數,準備隨時返回加州。當日下午離開排練室時,就像被判了死刑似的。

第二天早上,導演Prince在排戲前約見我,詳盡地問了很多問題,了解我的背景,知道我在美國修讀了戲劇藝術碩士學位,以及如何在加州的劇團做了演員、導演、甚至藝術總監,還演過不少經典劇目的重要角色。結果,戲劇性的情節再次出現,他決定留我參與演出,並立即通知有關部門,盡快幫我申請及爭取在正式公演前取得居民證。

由於Prince與Sondheim在百老匯的超然地位,他們的戲在百老匯公演前,特別被安排在波士頓及華盛頓兩地分別預演一個月,無形中幫我爭取到多幾個月時間去申辦證件。

前往百老匯這條路,究竟能否順利到達呢?還待下回分解。

(本欄隔期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