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無名英雌》說起


最近看了一齣美國電影《NASA無名英雌》,很喜歡同時亦感觸良多。因為像這樣一部以三名黑人女星擔當主演的影片,在三四十年前是不可能出現的,首先是不會有這樣的劇本,更不會有如此規模來製作。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曾出現一位黑人演員薛尼波特(Sidney Poitier),不但突破了膚色的界限,經常擔演主角的角色,更備受全球觀眾的愛戴,對日後的美國電影影響甚大。但當時其他的黑人演員就沒有同樣的際遇,不只是沒有機會擔當有分量的角色,還要接受欠缺廣大觀眾認同的現實。

當年有不少黑人演員是先在音樂表演行業中出人頭地,才有機會於影視或舞台上出現。他們純粹是因為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才有露面的機會,除了扮演最典型的黑人角色,很難有突破。這種情形在美國劇場更為明顯,在百老匯由黑人演員主演的戲寥寥可數,而一般的地方劇團 (regional theatre)更罕有非白種人演員。甚至像三藩市這樣開放的大城市,往往在舞台上,只會見到黑人演員扮演僕人或士兵的角色。

隨着時間的推進,很多美國黑人演員都有機會接受正統的戲劇訓練,亦漸漸有較大的表演空間。首先在電視裏,一些出色的黑人演員開始贏取有戲分的角色,也逐漸得到觀眾的支持。時至今日,許多美國電影電視都不再有那麼明顯的分野,不少資深及有名氣的黑人演員(仍是男的為多數)會在大銀幕上擔演重要的角色甚至主角。

所以當看完《無名英雌》時,心裏很受感動,因故事講述的是真實世界裏的黑人女性,內容有可以共享的價值觀,而三位女主角的演技成熟、自然,電影製作既認真又講究。世界真是進步了!

現在回想起來,在七十年代初,我能在美國這個以白種人演員為主流的社會被接受,有機會在職業劇團裏演戲、導戲,幫我打開一條戲劇藝術的路,真是上天的恩賜!

(本欄隔期刊登)

一切從《無名英雌》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