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你好!


最近香港劇場熱烘烘的,不同類型的劇團都有注目作品在公演,頓時有種生機勃勃的感覺。我自己也較為罕有以演員身份忙於《父親》一劇的排練,因而更切身地體會到同行為舞台所付出的努力。

然而,有些時候卻眼見一些參與者的熱誠,大於他們所能實踐的條件和能力,以致出現力有不逮的現象,非常可惜。事實上,無論是編、導、演,皆要具備相當的專業知識,這方面的學習與鍛鍊都是不容忽視的。

劇本的質素往往主宰一切,劇本有問題,任憑再多花樣的演繹手法都未必補救得到。尤其是一些原創作品,往往皆因劇本自身不足,而導致整個充滿誠意的創作大打折扣。正所謂劇本,乃一劇之本,亦是導演和演員發揮創作的源頭,例如最近公演的《謊言》(與《父親》為同一編劇),由於劇本已提供了精巧、趣味的演繹材料,不單沒白費導演與演員的工夫,甚至令整個演出甚為可觀。

因此,我對《父親》的劇本抱有同樣信心,劇作家能將一個患上腦退化症老人的故事,變成一幕幕充滿妙筆生花的對話,及情境變化不絕的悲鬧劇(tragic farce),殊不簡單。就在我們第一次全劇串排後,其中一位演員劉雅麗忍不住說:「毛Sir,好難做的戲呀!」確實如此,這戲難度甚高,但導演與眾演員都非常樂意接受挑戰。大家全是有多年合作經驗的舞台拍檔,因而非常投入,令排練過程既有樂趣,又不乏創意,甚至令我回想起早年在演藝學院,師生們排戲時的那份認真與專注。當然,這羣《父親》演員已經過長久的實踐,更有一份不言而喻的成熟。

現在期待的,是觀眾將怎樣看待這位「父親」。劇場工作者首先要做好自己的本分,所以導演與演員每天像剝洋葱似地,一層又一層認真地處理這部富挑戰性的劇作,為求帶給喜愛探討生命的觀眾,一齣值得慢慢咀嚼的作品。

(本欄隔期刊登)

《父親》,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