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曲的「活化」(上)


記得小時候,第一次跟父母去看粵劇,首先吸引我的是演員穿著的珠片衫,閃閃亮的,非常炫目,再加上面部化妝,令我看得入神。當他們帶我到後台探班,給該劇的花旦陳小茶抱起我一起拍照,更是興奮不已。那時候對於戲曲的所謂「唱做唸打」自然是一竅不通,但卻因為有吸引我的東西,很想繼續看,就慢慢開始增多對粵劇的認識,而且愈來愈感興趣。

珠片衫只是曾經流行過的一種戲服,現已不復見,但肯定是當年粵劇的一個賣點。所以我很相信戲曲的持續發展,並不是單一靠傳統的傳承,有時亦需要其他新元素去刺激它、去「活化」它,哪怕有些只是霎時的嘗試,有些卻會帶來長遠的影響。上海越劇便是一個好例子。

我最初接觸越劇是因為鄰居阿姨是位越劇迷,見我喜歡看戲就帶我去。那時越劇經歷了一個大改革年代,分別吸納了崑曲與話劇的精髓,大大提升了越劇的藝術水平,再加上當時有一批文學家、劇作家都加入戲曲改革的行列,令到原本很草根的越劇突飛猛進,煥然一新。坦白說,當時年幼的我,又怎會懂得什麼藝術上的突破呢,唯一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它的舞台佈景及服裝特別優雅,有一種古代書畫的美感(與當時流行的海派京劇恰恰相反!)。我深信越劇多方面的改革,是它延續至今仍受觀眾歡迎的主要原因。

因此,戲曲的發展,除了原有優秀的傳統需要保護、保留及努力傳承外,另一方面也很需要發掘新的元素去活化。當然活化的意義所包涵的範圍甚廣,有些純粹將原有的材料精心處理過,令舊作品帶來一番全新的體驗,白先勇老師就是這樣成功地活化崑劇;也有些是大膽地尋求藝術上的突破,開放地去探討它的新方向,期待從中找到一些啟發。無論是哪一種取向,傳統戲曲的活化肯定是值得付出努力的。

(本欄隔期刊登)

毛俊輝戲曲的「活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