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大餅


兒時上館子害怕爸爸會像粵語片裏的吳楚帆,袋裏錢不夠付,一家人被踢入廚房洗碗抵債,倒不是怕洗碗,只是自尊心不容有失,尤其不想出現爸爸難過和被人奚落的場面。

我還算喜歡洗碗的,有種重生的況味。從小已被迫做各種家務,偏偏我又不願用手套。清潔劑毒,害得我患上主婦手十多年,經常脫皮甚至流血,除了外觀欠佳不敢示人、和別人握手時尷尬萬分外,甚至曾經因為乾裂嚴重而打不到手指模。

不過,現在已經痊癒了的雙手,還是要遇到非比尋常的清潔工作時才肯勉強穿上手套。而我仍然挺喜歡洗碗,那是一種乾脆,把污垢在手裏刷掉被水帶走。對付沾了底的鍋,要不拚死刷,要不浸點醋再和它作戰到底,彷彿人生所有困難和不如意都可以同時被解決掉。碰上家人好意搶着要幫忙,總是要先和自己做輔導:別找碴子,下次用的時候再洗吧!否則累壞了自己是活該!

我可不承認自己有潔癖啊!只是家裏沒幾個視力優良的,洗了碗面看不見碗底的漬,又或者只洗鍋不洗蓋,這種拖泥帶水得過且過,叫人哭笑不得。

惱人的是,最近發現自己眼睛也不比從前,不把眼鏡掛上還過得去,一戴上才驚見自己洗的盤子泛黃,還有洗濯盆也竟然像撒了芝麻般出霉點了!

好吧!來一副全套裝備,眼鏡、手套,洗大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