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室裏哺劇本


日本演員堺雅人早前被拍到在咖啡室內讀劇本,有好事之徒懷疑他是嫌家裏不夠安靜,甚至有家庭危機;但大牌如他,拍了兩齣高收視連續劇,又是多個商品的代言人,居所也不至迷你到沒有私人空間唸劇本吧?原來他到咖啡室讀劇本幾乎是一個習慣,讀完離開後會一邊走一邊背,萬一發覺自己還未背熟,又會走到另一間咖啡室再讀一遍。

背劇本,其實任何地方都可以,只要人專心,再煩雜的地方也未必是障礙,試過在休息室裏和幾個演員同時背誦自己的台詞,七嘴八舌,好一台風景!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絮絮叨叨地背台詞,甚至禁不住七情上面,也是演員們常做的傻事。身為當事人還覺得大條道理,到了自己是旁觀者時,才不得不接受演員是瘋子的事實。

從前,我家大貓還年輕,每聽見我在家裏肆無忌憚練習演出的歌曲時,總是一臉不爽,但凡唱到高音處,更會大叫兼伸出小手來拍我的嘴巴表示抗議,現在貓耳朵不靈了,也少受點人類虐待!

我近年寫作,尤其寫劇本,也總愛到咖啡室打躉起稿。其中有一個劇本還幾乎是在香港和北京機場的咖啡室裏完成的。也許是因為喜歡看人來人往和偶然聽進耳裏的一兩句話吧?每當頭從文字大海中浮上來,看見四周面貌的轉移,思路似乎都起了變化,可以吸口氣再深潛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