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癡人


上周到台北參加國際書展中的法蘭克福編輯工作坊,短短幾天的行程趕到不得了,一日匆忙中跳入計程車,對司機叔叔說了目的地後,竟禁不住大叫起來,嚇得身旁同伴懷疑我又癡呆症發作!「你看!你看!」車廂內都鋪滿了七彩繽紛的寶石,當然!是塑料造的假寶石!「師傅!你好棒耶!嘩!好厲害呀!」我不停的表揚司機,又仔細地往細節看,其實除了腳踏的、屁股坐的、安全帶以及標示文字的位置外,整個車廂都被裝潢了,包括駕駛盤和變速器。我被不同形狀、不同物料,不同透澈度的假寶石包圍着,卻一點也不覺得俗套,因為司機對寶石的排列和用色相當有心思,同伴更笑我倆似是走進了童話故事裏的糖果屋一樣!有心滿意足的感覺,整段車程都在傻笑!

司機叔叔胖胖的,一副老實相,聽我讚賞他也沒有變得口若懸河,只是打從心裏的笑了幾聲,再回答我的大堆疑問。我問他為什麼這樣做?他只說「這樣漂亮呀!」又說他是慢慢的搜尋自己喜歡的寶石,所以花了半年時間才逐少完成的!

也是癡人吧!我,還有一大幫同樣做着那些沒法算進等價回報的夥伴們,不停埋頭苦幹,難道只是為了某個路過者的讚揚?也許其實是因為我們都覺得有些事「非做不可」,而除此以外,再沒有別的事讓我們如此渴望完成吧!

我們都是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