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小書店


十年間,香港的樓上書店、二手書店一間接一間的結業。大集團的綜合文化消費:包含書籍、精品、餐飲和免費活動的經營模式大行其市,衝擊傳統連鎖書店也依照這個手法愈做愈多樣化。再加上電子書及網上訂書的便捷,單賣書的書店似乎已到茶蘼。我這倒米掃帚星也很久沒有往小書店鑽了,偶然閱到獨立書店,甚至Page One關門大吉的消息,才驀地發現城市的一角正在褪色!

無聊翳悶之際,知道市政街市大廈裏有小書店、深水埗、旺角和屯門都有集書店、咖啡店、展覽及工作坊的藝文空間,連我隔籬村都有耕作加精品的假日書店,便又竊喜小書店的「曱甴拍不死」生命力!

有教授藝術文化管理的老師曾說,近年不少友人請教他開咖啡店+書店的意見,他例必先舉出十個失敗案例,把來客從半空拉回地面。他認為太多對文化有熱誠的人把經營書店這件事浪漫化了,到最後難免鎩羽而歸。

我覺得不少有心人都在為「書」找尋他的生存空間,嘗試在各自的經營模式裏凸顯閱讀紙本書的重要性。而且因應目標客羣售賣專類書籍,如屯門清山塾的餐飲服務供應素食,它的小書角便有很多飲食文化的書籍;而在深水埗大南街的Book B,則有各地的藝文刊物,選書多來自未有本地代理的獨立出版社。

還是那句:「我愛紙本書!」

不死小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