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拜你條尾


這兩年參加葬禮的次數特別頻繁,對於會場的佈置、內容(包括音樂和播放的影像等)都有些體會。首先,即使去除宗教那方面的原因,也就是超渡往生者這部分的意義,我也更領略到繁文縟節背後能為家屬帶來怎樣的安慰!因為通過為死者所做的一切,不論是參拜、上香、誦經、燒冥鏹或者禱告和唱詩等種種沉悶肅穆的儀式,讓站着的能有機會為躺着的認真盡點責任,並相信一切都是對死者有益的,於是在每個穿着喪服的親人心底裏,那種因為疏忽關顧或者某種選擇後的微微內疚感也能稍為釋除。

葬禮似乎跟婚禮愈來愈相似,都總會播放主角生前的生活影像,讓參加者追思一番,只是有做不等如做得好;挑選什麼影像、有沒有配樂、一定要在四個小時的葬禮上不停重複、和誦經奏樂的聲浪比試嗎?當然,除非在生時已白紙黑字注明怎樣處理喪禮,而最重要是受託人也完全照辦無誤,否則,就像對自己的死亡一樣,人對自己的喪禮也是沒有話語權的。所以有人會在自己仍具活動能力的重病期安排一個道別儀式,親自現身,逐一話別。

最近有團體推出綠色葬禮,除了用紙棺木外,還以盆栽代替鮮花,蠟燭和吉儀也是環保物料,會場放了桌椅讓來者泡茶品茗,也展示了死者的一些縫紉作品等。這樣辦告別式,型!

拜拜你條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