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在我家自盡


不是我自誇,家裏的曱甴都是我解決的,老貓管不了,老公不敢管,小貓似乎也未夠班應付之。雖然我小時候也曾在浴室裏和飛曱甴困獸鬥過幾回,但留下的心理陰影不算嚴重,相比起丈夫那見到曱甴可以從地板一躍跳上上格牀,以及歇斯底里地用一整罐殺蟲劑來解決一隻小曱甴的經歷,我應該還可以自詡為滅蟲勇士。

至於其他家居昆蟲,什麼壁虎、蜘蛛、甲蟲等,隨着我蟄伏在鄉郊的日子愈長,更愈見怪不怪了。偶爾見有雀鳥,田蛙屍體橫陳在花園或室內,雖仍不免大呼小叫,但之後也是我親手把牠們一一清理。唯獨老鼠嘛,是我死穴,近不得,更別說要把牠掃入垃圾桶裏去了!這時,家裏唯一的男人就不得不壯起膽來善後。

都怪幾頭狗寶壞事,人家只是路過,又不是要在你們地盤築巢蓋房,卻總不聽教訓放下屠刀;有次為了找出一條匿藏的小壁虎,竟敢連咬帶掰的把木欄柵弄個粉碎,差點就家園盡毀!

至於蚊子,則嫌棄我血冷不香,話不投機,當然就不會歃血為盟。反而最近經常在入夜後纏擾不休的飛蛾和飛蟻,甚是惱人。牠們來咱們家花園不是求生,是來求死的!在完全沒有驅蟲措施下,幾百隻猛撲燈火的飛蛾飛蟻們,毫不顧主人家感受,把我家花園當成是自殺勝地,從鋪天到蓋地!

好一課「無常」的體現!

請勿在我家自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