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廢武功


最近幾天可真有點末日心態,自從醫生強烈建議我必須動手術來解決手指麻痺、僵硬刺痛、大拇指下肌肉萎縮和觸感退化的問題後,我除了數算日子等醫生大人割我一刀外,便在不停盤算着手術前要先完成哪些工作,以免康復期間不便處理。其實這腕管問題早已對我造成諸多窒礙,手垂下就僵,舉起就麻,乏力之餘睡着也會痛醒,這幾個星期還對摸着的是乾是濕是熱是冷都遲鈍不堪,所以才忍痛賭一局,引刀鋸我手腕那可憐的韌帶,希望換來康復的可能!當然,連醫生也不保證問題一定能解決,我這個待宰之物只好寄望往後情況不比現在差就算走運了!

於是,原本周末才做的家務只好提早做,要交的稿就預先寫,重要的計劃動議也趕快設計好交託同事;只可惜,要放的狗不能提早一次放完,每天清潔的貓便盆也無法一勞就永逸。

想到這裏,嘴角的惡意便不自覺揚起來,在這自廢武功的短短幾天,我將會用念力默禱:祈求外子從此習慣家裏放着個只吃不做的廢人,也希望他忘記了我們分擔家務的傳統,好讓我只擔當貓狗的伴遊員!那就不枉我遭此血光之險一場!

不過,萬一他因為內外兼顧壞了身子甚至傷了筋骨,到時我倆豈不是角色轉換?罷了!這算盤是打不響的!還是好好享受休養的幾天,做個徹頭切手的廢柴吧!

自廢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