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口花花


在香港長大的成年人,該沒多少個不知道「落花滿天蔽月光」吧?《帝女花》是唐滌生的名著,可說是香港人的文化搖籃。

由於爸爸和酷愛西方音樂的媽媽走兩極路線,所以從前當爸爸在家時唱機總放着粵曲,熱播着新馬師曾的《光緒皇夜祭珍妃》,夜夜聽着「怨恨母后」,讓年幼壞腦的我曾懷疑祖母是否也犯過拆散鴛鴦的過錯!

我第一次接觸《帝女花》,是鄰居一家買了票看電影版,偷雞把我也帶進場。還記得我是和鄰家小朋友輪流半站半坐看完整場電影的。大銀幕上的彩色影像比家裏電視播的黑白大戲好看多了!雖然往後我並沒有迷上粵劇,但中學時也曾和同學拿着曲本把整首《香夭》背着對唱。

幾十年過去,最近才有機會再把整齣《帝女花》在台下看完。製作的「小瓦舍劇團」剛成立不久,成員都是鍾愛粵劇的年輕人,也有已是粵劇演員的大學生!演出在中文大學舉行,為的是向大學生推廣粵劇文化,也為紀念唐滌生冥壽一百周年。辦的認真,來看的也不敷衍,聽說登記的幾乎都來了,三個半小時的戲碼,也沒多少個早離場的!

「小瓦舍」這次對海報設計、文本的重新審視呈現、場刊的內容都花了不少工夫,還邀請了我這個隔籬枱的和「倒瀉才華」的伍宇烈一起做演後座談會,口花花一回《帝女花》的當代意義。

帝女口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