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人是我


最近剛搬到新住處,偏偏車子被撞了要修好幾個星期,外出便只好靠公共交通工具。早上在候車的地方,常常會聽到鬧鐘響聲,頭幾天不以為然,只道是誰家賴牀怪鬧鐘叫了十分鐘也不按停?後來不論是黃昏抑或下午,經過車站時竟一樣也聽見那短促的聲響,便懷疑是耳朵或腦袋出問題,忙向外子查問求證,才肯定那是從毗鄰候車站的某所房子傳出來的,而非我妄想症發作!

但問題是,鬧鐘不可能長響呀?電池會用光吧?屋裏沒有人按停嗎?那就算是屋裏沒人、鐘是靠電力,也不可能任何時間都呱呱叫吧?鄰居不投訴嗎?真有點異常啊!往後,每天當我站在車站候車時,腦裏就生出千百個奇思妙想和故事情節,時而是《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時而是《聊齋誌異》。漸漸地,我發覺當我晚上下班回家要經過這裏時,竟不由自主的加快步伐,還逼着自己閉起耳朵,有誓要速速逃離現場之感!

我想我絕對是「庸人自擾之」的表表者。從前住大廈的時候,試過有次到樓下購物,約二十分鐘折返後,大門竟反鎖了,心裏即時懷疑是被精靈鬼怪愚弄,還想着怎樣和精靈談判才好!卻沒有想過其實是賊人從窗口爬入,反鎖了門好搜掠!

友人罵得對:你這人爛戲爛書看太多腦都壞了!不就是一所空房子加一個破鬧鐘,有什麼好怕的?

庸人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