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劇止癢


最近分別籌備四齣類型各異、卻同樣有趣的讀戲劇場節目。讀戲劇場,是以近似演員圍讀劇本的方式,把文本原汁原味在觀眾面前呈現;表演空間裏沒有講究的佈景、燈光和服裝,除了導演認為必要的走位調度外,演員基本上都是坐着、看着劇本演出。這種演讀同樣要經過排練和討論,好讓團隊對劇本和角色有一定程度的理解。

四齣戲剛巧都是舶來品,兩齣來自非洲,是今年世界文化藝術節「躍動非洲」中為配合專題講座而設的演讀部分,所以只讀片段。一齣是首位獲諾貝爾文學獎的非洲作家、尼日利亞編劇家索因卡的劇作《死亡與國王的侍從》。此作曾被評為「深刻地發掘人和神的境界,因此它告訴我們的不僅僅是不同文化之間的決裂」。另一套《拼死阻止》則是烏干達劇作家芭倫吉的作品,是有關非洲年輕女性早婚的困境問題。

而在香港話劇團讀戲劇場上演的兩套劇目就較貼近當代話題:法國年輕編劇雅莉珊德拉.巴代阿的《歐洲聯結》,以第二人稱寫了十段獨白,圍繞一名歐洲政客的反思與墮落;而剛在上周已完成的《沙地》,則來自波蘭編劇米浩.瓦恰克的手筆,從一男一女孩童的遊戲過程看人與人之間的角力。

前三齣戲我都會兼作演員。那些這幾年總是問我什麼時候出山演出的朋友們聽好,「買定離手」!

讀劇止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