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煦的閱讀


放假時間多一點了,找了一本英國作家哈代的《遠離塵囂》,慢慢看。

聽過我演講,上過我的課的學生都知道,無論在哪裏,我都鼓勵學生多讀世界文學名著。因為我認為,這些經典寫作之所以能世世代代打動讀者的心,當然是有它們的奧秘之處的。這樣得奧秘主要有二:一是觸及人性深處;二是充滿人生智慧。

就像現在,在溫煦的陽光下,坐在陽台上,讀着下面這段話,你會似乎能夠感受到時間一直在流動,但是也是靜止的:

「若論陰鬱沉悶,什麼也比不上這個大雪紛飛的夜晚,韋特伯里北面數英哩外一個駐軍小鎮的郊外景色了─如果主宰着這個地區的一片黑暗也可以成為景色的話。

「在這樣的夜晚,最愉快的人也會感到悲傷,而且不至於覺得其來突兀;而對於多愁善感的人,愛情會化成焦慮,信念化為希望;追憶往昔不會對那些已經錯過了的飛黃騰達的機緣感到遺憾,展望將來也激不起幹一番事業的雄心。」

這樣的文字,使得就連這樣的閱讀,也是溫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