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帶給我的


我從來沒有自認我是詩人─儘管也出版過詩集。理由是:我覺得自己寫詩純粹是「小資產階級情緒」作祟,無病呻吟而已,也算是面向自己的一種獨白吧?真正的詩人是以詩歌作為一種努力方向;而我,只能算是一種「票友」,看到了就忍不住下海客串。

不過因此也得到了不少好處,也使我切身感受到文學的魅力。那就是當我沉浸在文字的世界裏面,或者面對一首好詩的時候,內心的那種喜悅與感動,是很難在其他事情上得到的。也許大部分人不會有這樣的感受,但是我覺得人對文學的愛好,就如同信仰一樣,一定的人是有一定的緣份的,不可能人人都會在文字中得到那樣的喜悅。文字的力量,可使我在失落的時候能得到安慰,這是我必須對文學感恩的原因。有人可能會感嘆文學的市場愈來愈小,並為此憂心忡忡,但是我卻覺得我們應當對此坦然。因為文學本來就應當是小眾的東西,它過於浪漫,如果全民都沉浸在文學的世界裏,大概我們大家就都沒有飯吃了。所以我主張文學要給自己一個正確的定位,才不會感到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