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該記住的


談到記憶,它的層面也應當在不斷的深化過程中。與以往注重對整個民族悲劇的記憶和對納粹的追究不同,近年來,愈來愈多的記憶圍繞着個人,關注那些弱小的個體如何在巨大的命運面前維護人性的光輝,關注那些普通的受難者們如何在集中營中共同分享一塊小小的麵包,如何保護失去雙親的孤兒,如何彼此鼓勵對方的生存意志等等。例如關於「文革」的記憶,我們應當努力收集那些不知名的受難者的書信、詩篇和繪畫作品,他們的日記,他們在日常生活中隨手記下的心得,甚至是帳目。

沒有人可以比今天的以色列人更以自己的民族為驕傲的了,這樣一個沙漠中的孤島,在世界扮演的角色絕不亞於任何一個歐洲傳統大國。按理說他們有理由忘記或者淡化苦難的歷史記憶,他們有充分的理由擁抱新世紀的繁華與喧囂。但是他們選擇了不斷記憶,而且不斷是刷新記憶,他們選擇了讓記憶成為生活的重心,這是非常耐人尋味的。中國呢?是否也應當如以色列人那樣去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