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大姐保重


這次中國重判高瑜,我有一種特別的憤怒。說實話,專制並不是憤怒的原因,因為這個我們太熟悉了。我憤怒的是,現在的專制,一點人情也沒有的狀況。

眾所周知,高瑜已經七十一歲,而且身患重病;而且,向境外傳遞文件,就算是中共不能容忍的事情,又能有多大的怨恨呢?何至於要重判七年呢?以高瑜的身體狀況,我真的很擔心她是否能夠熬過漫漫的黑牢歲月。

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海外,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某些人一直對習近平抱有期待,認為他集中權力,是為了掃除阻礙,做一些類似政治改革,平反「六四」這樣的好事。我認為重判高瑜,證明了他們的期待是多麼的虛妄和不現實。當局完全了解高瑜重判的社會反響一定不好,但是完全不放在眼裏;當局也清楚高瑜的身體狀況,但是依舊下重手。這樣的蠻合和冷血,令人不寒而慄,也令人對中國的未來充滿悲觀。

我們只能在心裏默默地說一句:高瑜大姐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