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那天的北京來信


六月四日那天,我收到了一封來自北京的九十後青年的信。這封信摘錄如下:

「今天是二〇一五年六月四日,我去了天安門。我的大學老師在第一節課上提到:不知是巧合還是蒼天有眼,幾乎每年到『六四』前後,都會下雨。那是蒼天在流淚。昨天還是晴空萬里,而今天一早,陰雲就開始密佈起來。我吃完早飯,就已經開始淅淅瀝瀝地下起雨來了。

「來到廣場,抬頭望向人民英雄紀念碑。想着這裏曾經是屠殺發生的地方,鮮血染紅的地磚,呼嘯而過的子彈,心裏便不由沉重下來。默默走到紀念碑前,照了相,然後在碑前鞠躬,想起在國旗杆旁被射殺的學生,想起在木樨地被射殺的蔣捷連,我雙手合十,默默為他們祈禱,希望他們在天堂,如果有天堂的話,能夠平安、喜樂。回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晴朗起來了。太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但願中國的未來,也能如今天,風雨過後,終見陽光!」

這些年來,經常有人問我,為什麼我還能堅持,為什麼我對中國的民主未來還有希望,我要告訴大家,剛才的那封北京來信,就是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