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主人翁


上周,台灣的高中生為了課綱微調的事情奮起抗爭,衝入教育部的時候,我收到一封來自中國大陸的一名高中生的短信,他說:

「Hi,你好,我從去年知道你後,我有很多感慨,我是大陸高中生,我非常欽佩你們的行為,你和吾爾開希老師都是勇士,而且你們保持了優雅的姿態,你們並沒有用『共匪』,『滅共』等詞。我相信總有一天你和那些勇士會得到平反。—永遠都欽佩你們的高中生。」

真的很巧,兩岸的高中生都讓我看到了他們熱情,理想的的一面。想到香港的黃之鋒,帶領學生上街,也是反對教育洗腦的時候,正好也是高中生。這不能不讓我對高中生這個年齡段的青年人刮目相看。其實,高中生是個什麼概念呢?我覺得很簡單:從一個社會的生命周期上講,他們,就是他們所在的社會未來。

從台灣到中國大陸,再到香港,從這些高中生身上,我看到的也很簡單,就是未來。因此,對於未來,我沒有任何悲觀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