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新加坡道路」


有一次我在台灣中研院的某次會議上,正好有幸與新加坡大學原校長王賡武坐在一起,當時我曾經請教他新加坡威權統治的主要治理手法的問題。王先生除了提到新加坡政府官員的相對清廉之外,特別強調的,就是新加坡的組合屋制度。五十多年來,在一個四百萬人口的國家,政府建造了一百萬套這樣的組合屋,居有其所,自然有利於威權統治。

中共其實也擁有巨大的國有資源,包括土地,但是大部分土地收入的資源都進入國庫,轉變為國家財政收入。一個政府,你不能利益通吃,既不給人民政治權利,又不跟人民合乎比例地分享經濟發展成果。新加坡道路能夠走得通,就是因為李光耀以其父權心態,確實願意拿出國有資源分給自己的人民。這一點,中共怎麼可能學得來呢?

看看徐才厚家裏拉出來的一卡車的黃金,看着那些中共腐敗官員動輒幾十億的貪污數額,誰會相信中國能走新加坡道路呢?除非政府願意把沒收來的巨額貪污財產,用來使得中國貧困人口可以住上廉價的組合屋,否則說什麼要學習新加坡,那就只是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