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台灣的學術自由事件


關於台灣大學簽署「不涉及政治議題」協議書的事情,在媒體上又看到新的辯解,說協議書只是一個形式,事實上中生來了台灣,還是可以聽各種課程,何必糾結一個紙面上的協議,影響到兩岸文化交流呢?在我看來,這是最典型的犬儒主義言論。

如果這樣的說法能夠成立,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稱呼這樣論點的人為「奴才」呢?因為,反正只是一個稱呼嘛,誰也不會因為我叫他奴才你就真的成為我的家僕。天下有這樣的道理嗎?或者,因為中共方面是口是心非,所以你也學它一下沒有什麼,反正一樣爛。難道可以這樣嗎?

這讓我覺得台灣的某些大學當局真的很令人不齒。簽署協定書這件事我反對,同時其實也還是可以理解,畢竟中共太不講理,但是有些台灣校方還要跳出來說這沒有什麼不對的,甚至還指摘批評方,這就太過分了。難道現在是不要良心了,還要說「老子就是不要,你們少攔着我,別擋路」的時代嗎?!

再說台灣的學術自由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