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討論中國


上周在巴黎政治學院召開法國亞洲研究年會,我做主題發言「中國民主化前景展望」,前美國副助理國務卿謝淑麗(Susan Shirk)和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教授Steven Vogel(傅高義教授的兒子)做評論。演講中,我提到我對中國民主化前景既不悲觀也不樂觀,中國民主化所需要的一些條件目前還不具備,但是正在積累和成長,外界應當有耐心並給予期待。我對九十後中國年輕世代抱有希望。謝淑麗提到習近平上台以後中國政治的倒退,認為中國未來的民主化道路將非常困難。

演講和討論中,相當集中的一個議題就是全球的民主制度都遇到挑戰,是否不利於中國民眾對民主的追求意願。提問的人很多,Susan會後跟我嘀咕,說很驚訝沒有中國學生利用發言時間為中共辯護或者反駁我們對民主的鼓吹。我倒是覺得沒有什麼奇怪的,這裏畢竟是法國最高學府,要辯護也要說得出道理,而為中共反對民主做辯護,實在是說不出什麼道理啊。

在巴黎討論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