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片


華府生活就是這樣:上午參加美國民主基金會主辦的紀念劉曉波討論會,Perry Link和Andrew Nathan兩位教授分享了曉波的思想和對中國問題的看法。晚上應邀參加《金融時報》的年度派對,該報駐華盛頓記者站主任是我大學同學。作為一份大報,派對上華府名流雲集,想必各黨派人士都有,但是主編在致詞的時候仍舊不假辭色地調侃特朗普,還講了一小段他們去白宮採訪特朗普時的趣聞,逗得滿場哄堂大笑。

然後,更有趣的事來了:派對上我看到也有一個中國人,遂上前打招呼,結果對方說是中國大使館的。中國大使館!!!!!天啊真是短兵相接。我不動聲色遞上名片,結果,他一看到我的名字,臉上的笑容頓時石化。接下來他做了兩個動作:一, 一把把我的名片塞回我的手上;二,掉頭而去……我第一次知道,我的名片比北韓問題還要燙手。

其實,作為年輕的外交官,完全可以用更加從容一些的態度面對棘手的問題。但是,這就是華府,很多的陰謀,也有很多的稚嫩生澀。

我的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