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的認同


回到美國以後,我開始進行北美巡迴「中國沙龍」的活動,至今已經辦了十場。上周是在馬里蘭地區的一個台灣文化中心,與部分台灣同學和來自中國大陸的同學,通過分享一部紀錄片,討論台灣民族主義和台灣認同的文化內涵。在離開故土很遙遠的地方討論認同問題,果然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在討論中,可以感受到漂泊海外的台灣同學對故土的深厚眷戀。不止一位同學提到,他們的「台灣認同」是到了國外以後才更加明確和更加堅定的。甚至有兩位同學談自己的台灣認同的形成的時候,一度淚流滿面,泣不成聲,令人動容。還有一位在美國出生長大的台僑第二代,其實完全是在美國的社會和文化環境中長大的,但是對台灣的問題的關切溢於言表。當然也有兩岸同學之間關於兩岸關係的熱烈互動,又相互質詢也有不同意見的交鋒。

一樣的課程內容,一樣的同學,一樣的熱烈氣氛,過去幾年是在台灣,現在是在美國。我很高興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做同樣的工作。

遙遠的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