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化的悲哀


因為一場大火,北京當局在深秋的寒意中驅逐「低端人口」,手法粗暴,使得那些來北京打工的人,處於悲慘的境地。網上一片撻伐,很多人對於現狀非常的失望和不滿。

其實,很早以前我就表達過今天網路上的那些「公共意見」,但是很少有人同意。很多人嘴上不好意思說,內心認為我有特定的立場,「難免激進」。正經的學術會議不會請我去,因為覺得我說中共法西斯「脫離客觀理性的學術準則」。這就是一個人被標籤化之後的悲哀:因為你具有特定立場,你說什麼別人都覺得你激進,因為大家都想當「理性,中立,客觀」的人。

我當然不是為自己鳴冤,我是為大部分人覺得可惜:一定要事情發展到了已經完全不好意思不承認現實的時候,才要承認現實。這樣的理性,難道不是最大的非理性嗎?一個人因為身份和立場,他的言論就被用「有色眼鏡」來挑剔,這樣的「客觀」,不也是最不客觀的表現嗎?而在是與非之間一定要站在中間,這樣的「中立」,其實是最大的偏袒。

王丹標籤化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