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棒


Dear甘導:

最近這兩年突然喜歡上打棒球。為什麼說是突然呢?因為一次的機緣而開始每周三的練球。有趣的是,最近只要接近周三我就會不停的滑手機關心天氣,因為期待那一天不要下雨,我想要練球,我想要追求那種在練球過程裏很純粹的感覺。就像那些漫畫、小說、電影、音樂裏描寫的,管他那些人生裏亂七八糟的痛苦煩惱,只要跑啊跑啊,重新燃燒我的鬥志,朝着球狂奔過去,別讓球再從我的兩腿間溜過,在我青春的九局下半裏。

Chen Chang張震

Dear震賢姪:

橫過意大利的短途四十分鐘,不是渴望親近一下因近作而出席威尼斯影展,分別是八十和七十一高齡的珍芳達跟夏綠蒂藍萍,而是主要探察一下,最令人不安的英國藝術家Damien Hirst在水鄉格拉西宮及威尼斯海關大樓的雙展,毫不寂伏的過去十年,打造了一百八十九件打冷顫的作品,今勻旗號鮮明,「難以置信的殘骸寶藏」,意念來自被釋放的奴隸變成收藏家土耳其巨富阿慕丹二世,十年前在東非海底發現一艘無價寶的沉船,裏面盡是來自世界其他角落的珠寶雕塑,海洋生物相互寄居,大都被珊瑚覆蓋,出水的魔怪芙蓉,我們會像神話故事帶領愈踩愈深,隨之溺斃。赫斯特是行銷天王,將生命重組,錢銀光陰等閒事,他將複製的殘骸沉入水底,假以時日,才逐一打撈上來面世,似是故人來。兼一向得到公關天王查理沙持倒水插翅,每次驚人創作大展均先贏劣評如潮,繼而奉旨連本帶利,評論人自摑嘴巴,以嘖嘖稱奇作罷。還有七十九日就閉幕迎接耶誕,從高度矗立衝向天花的神話巨人,到與美國饒舌歌手法老威廉斯餅印一樣的花崗岩雕像,經已跳升到十倍身價,無一不在五百萬美元以上。

「Somewhere between lies and truth. Lies the truth.」他名副其實。

阿震阿震,在飛機上空,我可以想像有一天,你是職棒英姿勃發的捕手,甚或「每一個星期三」已育成厚厚的文學巨冊。到達Venezia,下面是長靴形的麗都,少不免總會想起一九七一年維斯康堤導演的《死在威尼斯》,水上的士經過面對大運河的San Stae教堂,必然又見利一九七三年尼哥拉斯羅傑的《Dont look now》。也不離一九八一年的《故園風雨後》的第二集《Home and Abroad》,查理斯與薩巴斯汀在濕漉漉的路上漫步。

用心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