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場壯志


如果你懂三種語言,在什麼情況下你會把同一句話自我nicam再「tricam」,玩三讀?

一定是特殊情況。

F. Scott Fitzgerald有一短篇小說《Love Is In The Night》,主角Val在某個人間四月天,一個黃金的中午,用俄羅斯、英文和法文,把「Love is in the Night」對自己唸了三遍。他發覺,三種語言說出的夜晚,三種氛圍星光和溫度,都是不同的。

但你別以為我在懶羅曼蒂克,錯!如果有,就只有羅曼蒂克之中的:黑。

我打令費達拿在二〇一五年的澳洲網球公開賽剛出局了,第三圈就執包袱,枉我今年還差點想飛去墨爾本捧他的場。第三圈啊大嫂,男子單打總決賽的日期是二月一日,他一月廿三就先走為敬,自己「隊」個肥雞餐early retirement,好餓咩?是否記錯日子了?費生,貴姓呀?

比賽時,劣勢中,他多次大聲喝醒自己要振作。

「Chum jetze!」,Swiss German,他的母語。

「Come on!」英文,他最常用。

「Allez!」法文都講埋。

無補於事。局數三比一,提早拜拜,自二〇〇一年以來,澳網從未試過優先出局;對手沙皮(Seppi),過往十次交手從未贏過費達拿,一生未在大滿貫贏過世界排名十大的球手,今年,不是提早收生日禮物,就是收到遲來的新年禮物。

別又出張廉頗牌來提我打令老矣,人家沙皮都三張嘢,不是少壯派。

去年,費達拿其實整年表現不差,排名已回勇至世界第二,雖然得力於拿度又傷又盲腸炎,梅利又未見突破,但又老一年一樣尚能爭標坐亞,想點?去年尾倫敦大師賽打入決賽傷出得第二,OK喎。別忘記,去年的溫布頓,他和祖高域才打出了一場鬼哭神號的instant classic,世界第一贏他不過一氣馬毛。別忘記,阿加斯都在三十三歲那年再奪大滿貫,老?

年紀長,最欠的,似乎是穩定性,少了那種心無旁騖的爭勝心。用三種語言大喝自己三次,是沙場壯志,我仍相信他的爭勝雄心和能力。送他第四種語言: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