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聲症


學了一個生字:misophonia。

一個在世上出生了才十餘年的詞語,嚴格來說是種症候羣,意思是對聲音的憎厭。二○○二年夫妻檔研究員Margaret及Pawel Jastreboff發現的「selective sound sensitivity syndrome」,對某些聲響的過敏反應。他們兩位是神經科科學家,不是神經科學家,專門研究神經系統。

Jastreboff發現,有些人的腦神經對某些聲音特別容易有負面過敏反應,不一定要巨響,聲浪音量可大可小,譬如吃熱東西如湯麵的「」聲、鼻水不處理長期來回「吸索」的聲響、張大口咀嚼東西很大的「 」聲、不停用兩個硬幣唔知夾乜、手指甲互相挑剔的「dark dark」聲、比較近距離交頭接耳的「吱吱噚」說話聲,重物拖刮地面發出尖銳或沉悶之聲,總之,多是重複持續的聲音。單是寫和想像,已覺超煩!

對於misophonia患者,這些聲響特別滋擾可厭,不斷受到刺激的話,irritating度可令他們心跳加速,情緒及肌肉緊張,憂慮暴躁,生理心理都產生故障,有時甚至引致言語上的衝撞。

一名醫生在《紐約時報》撰文,說他實在無法忍受在戲院時,坐他後面的人不停張開口大嚼爆谷, ,真頂不住,胸口有種莫名而強烈的憎惡感要爆喇,「drive someone into a burst of rage or disgust」。作為醫生,他很難明白自己為何這樣。

知道了misophonia之後,他終於大悟,為何讀大學時自己比同房更容易受隔鄰的嘈吵聲干擾,街上有狗隻深夜長吠,他的roomate呼呼大睡照瞓,他則焦躁得煩怒無眠,原來是病。有病人告訴他,當自己的男友不停大聲嚼香口膠時,她想大巴大巴掌摑他。

受此病之苦的人最慘最大之痛是無法得到別人的理解,大家覺得「好小事之嘛」,甚至責備他們反應過大,引致關係疏離及抑鬱。不被理解甚至長期承受拒絕是很傷的。世上有幾多人知道「misophonia」,聽都未聽過啦。

自從確診及正式命名之後,關於「厭聲症」(我作的,厭食的friend,官方稱「恐音症」)的網站及面書羣組不少,受苦者冤情有路訴了!同病相憐的交換病情和溫柔,又有更多文獻自助助人,令大家明白為何有些聲音會令自己想尖叫及血會燒滾。

點醫?沒有療法。常見是為環境加些white noise,環境嘈些,中和也減輕那些煩聲的影響。

病人需要的是額外體諒─我有病,真的─我怕煩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