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真理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李安話的;但其實每個人心中,還有一個頑童。我話嘅。

如果你認為你冇,沒所謂,但我替你可惜,甚至難過。我以為每個人的心都至少有一間房,保育着一個小孩版本的自己,藏好你天賦的天真及低能,百厭及貪玩,無聊及戇傻,終生受用。

我體內當然保育了私家頑童,兩個;放假去旅行的話,十個,才真。頑童成分,我比正常人多。初出茅廬時在廣告公司,英國來的鬼佬長輩上司沒好氣的說:「mischievous」這個字應該是為你發明的。我聽完很大反應,板起臉,「我是很認真拚搏的,但很多人都這樣讚我」,溜了。他笑,我開心了半天。

像放狗一樣,我會悉心放我的頑童散步出遊,出門玩,wakakakaka,頑童個個都蹦着跳奔跑出來了,努力呼吸自由的空氣,你該知道香港的空氣自由指數偏低。

還是頑皮孩童時候的我很奇怪,世上怎麼有人會喜歡穿豹皮或斑馬紋的衣服呢?靚咩?當然,我小時候感覺奇怪的東西太多,愈理所當然的我愈問點解冇人問點解。豹紋喎,好人好姐,為什麼扮野生動物?一隻咬人,一隻俾人咬,為乜呢?明星和時裝秀尚可接受,當表演,但大部分都係醜的。尤其女人,十居其九都是很tarty類騷貨格局,hard sell自己的野味女人味,但味道氣質,不是硬銷,靠心銷heart sell的。

你可以說不過都是圖案吧,豹又好、斑點狗又好、乳牛都好,人各有志,沒啥大不了,也是,但我體內的頑童一見人形野生奇趣錄,就會蠢蠢欲動。

前不久,在巴黎機場往意大利的候機室,忽然聽見小孩用英語說:「Mom,human leopard, so gross!」即時噴飯。我看他五歲吧?小孩子唔講大話的。頑童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