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什麼想到什麼


放自己假,狠狠的,巴黎、意大利和香檳重鎮Reims去了。

巴黎,永遠可以去,經常重複去;意大利,找比較冷門,但文化底蘊深厚,以the city of music、 the city of food、也以「知識之城」而著聞的Bologna為基地,再往幾個意大利小城走走。不是肉醬意粉咁簡單,Bologna農產食材出品富饒,更是史上第一所大學的所在。

法國Reims,香檳就在那裏氣泡蓬勃,探探兩個酒莊朋友,訪訪兩個比較名牌大莊,精耕細作VS企業鼎盛,兩種風格和哲學總相宜。

原來,去旅行的話,除了閒逛,蹓藝術館、沉迷美食,我逛得最多的,是聖堂。意大利太多世界文化遺產,Reims就有逾八百年歷史、壯觀的Notre-Dame de Reims,法國王帝在那裏加冕,除了宗教還有歷史意義,一柱一石,一紋一磚,雕像與天花,侵蝕與殘痕,看得人深深震撼。

有朋友說,敏感的人,走進這些老教堂,眼淚會忍不住自己流出。太多歲月的積累與沉澱,可能有揮不走的能量。我說,誰走進聖堂,不是帶着和放下了大量的信念、罪疚、感恩、祈求、後悔而來,一百年一百年又一百年,偌大的古樸莊嚴之下,是多少百年孤寂、期盼、懺悔、恩典、迷失和平安,怎不教人悸動。

城內還有公元六世紀已開始矗立的Abbey of Saint-Remi,承載了人類過千年的禱告,你哪有辦法不謙卑。到訪之時,現場詩歌小組在練歌,還有live music伴遊,無價。我發覺,我帶進去的,無論如何,都是感恩,出來時,總見平靜。

然後,在往酒莊的路上,一望無際綠綠的葡萄田海,中間幾撮城鎮小屋,天地造物,簡單美麗,心中升起一句歌詞:無需要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