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你的名字是騷擾


Benedict Cumberbatch在倫敦West End演出莎劇《王子復仇記》,手慢腳慢,買不到票,飲恨。

上周末完騷後,他給在Barbican Theatre劇場外等他的粉絲發出了一個信息,是人肉、面對面發的,他更希望大家可以幫他傳開去:看劇時,請關掉手提電話。

「Can I ask you all a huge favor?」他對粉絲說,在演出途中,該是第三行的觀眾吧,看到那點點的小紅色燈亮起,麻煩、拜託、唔該,很擾民的,影響他不能全神貫注投入演出。事實是那小紅燈令他要把很長很長的一段獨白終止,從頭再說過。你估好玩㗎。

「To be or not to be」,情緒、狀態、那道氣,不是你想restart、說從頭來過就可以再來過的。他非常有禮貌但超級認真的說,「It’s mortifying. There is nothing less supportive or enjoyable」。這樣他無法把自己最好的交出,新一代男神希望他傾力的演出,大家用腦袋用精神,不是用電話去記住,不是「with your funny electronic things」。(他自己不玩social media)

Live performance,不是現場,即時,那麼簡單,live,是活的,有呼吸有心跳的,你打窒,就休克,缺氧。

「如果要報警,要請你離場,就不美了。」

之前他試過在另一個表演中途自我暫停,就是為了叫台下一名觀眾停止用智能電話拍照。

有一種禮貌,叫放低電話,有一種教養,叫做尊重。

其實我不太明白「手機控」,為什麼事事也非拍照拍片不可?事事時時喎。怎不看看場合、氣氛、禮貌、教養、尊重?有些事,用神用眼用心看,去記住,去細味,比起透過屏幕去看、去紀錄、去二手的看,更好。別浪費了那個當下。

有廣告前輩在他女兒出生時,帶了部攝錄機入產房,當年是有個單筒鏡你要單眼望進去的那種,沒有揭開式屏幕的年代。他拍下了整個過程,但鏡頭以外的,他都見不到、真實全面的氣氛,他沒有;更大鑊是,在他永世的記憶裏,女兒出生的畫面是黑白的。十多年前的攝錄機,viewfinder看進去是黑白的。

科技,局限了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