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低潮


低開高收,股市有,原來吃飯也有。

剛巧生日月,飯局頻仍,朋友約我到尖沙咀一高級法國餐廳吃飯。其實是二揀一的,一間港島,新開張的,未試過,好奇;另一間,吃過數次,印象不錯,食物也不錯,但不知恁地,老是未能成為老饕熱點,未能在本地美食地圖高地揚旗立萬,也好奇。

雖然為人敢死愛試,但直覺新餐廳形可疑,為免中伏,選了一間吃過的。

留意,吃過的餐廳,食物就是精緻,但我總不怎提得起勁再訪,奇怪。

飯局夜,整晚得三數枱客。點菜時,大家有點誤會,不歡;配酒時,酒侍說酒不能試,也不歡。任何高級餐廳,就算是bistro,by the glass的葡萄酒,也可以試,倒給你一點點,試過才喝的。數個月前在巴黎的國際著名的米芝蓮星級餐廳Yam’T cha吃飯,連wine pairing的酒,也可以試。但反正那酒沒什麼問題,為免掃興,也算了。

食物來到,水準依然。一道、二道,由用料、烹調、賣相,功架十足,精緻華麗,完全符合高級法國餐廳的身份及期望。今時今日,去講究一點級數高一點的餐廳,要求的是整體的dining experience,這一間說不定輸在服務未如理想?狐疑之際,經理Olivier來了,法國口音濃重的英文,一聽就知他是法國人。寒暄幾句,了解一下,我也有話直說。

未幾,之前的誤會他化解於無形,酒也變成可以試,而新換來伺酒的很專業周到,食物,一道一道,繼續高水準,尤其是甜品Millefeuille,我認為是全港最好的:the Butteriest、Flakiest及香-est,酥脆得要命。Cheese trolley水準一流,芝士的選擇精而美,熟成的comte和roquefort都是揀手貨。

之後Olivier還帶我們參觀廚房,香港餐廳之中,有這本事和信心的不多,參觀半島gaddis廚房時大廚說的。

頭盤之後,徹底反低潮。原來由服務到食物,餐廳本來有這個高度。有時,一兩個水準不足的侍應,足夠壞了大事。Epure,我一定會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