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婚姻更大的愛


我不需要你成為什麼。「你甚至不必成為詩人或者畫家,你成為什麼都不會令我失望。我毫無意欲去預測你,只會發現你。你是不可能令我失望的」。

可能是世上最體貼深摯的情話。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對於所愛的人、賞識的人,我們都有期望、有要求,希望對方成為自己心中的人、符合自己的預期和想像,其實不自覺或自知地,給了對方壓力,一段關係無形中有了條件。

然而美籍黎巴嫩詩人Khalil Gibran(紀伯倫)的伯樂/贊助人/愛人Mary Haskell,對他欣賞又愛惜,送給他的是無償大愛。紀伯倫,據知是世上最暢銷詩人排行榜的季軍,第一名是莎士比亞。

「你問我哪一樣比較重要,你的、還是我的生命?我答:我的。然後你走了,不知道你就是我的生命。」

廿一歲的他,遇上卅一歲的她。基於愛才,她提出送他到巴黎學畫畫,並慷慨奉上每月生活費。他接受了,形容她為「a she-angel who is ushering me toward a splendid future and paving for me the path to intellectual and financial success」,他直言「I became an artist through Mary Haskell」。沒有她,便沒有他。

後來,恩,演化成愛,他表白,她忍痛拒絕了他的求婚。卻展開了一段比婚姻更大的深愛關係,情信連連。對,又是信,我又看別人的私信了。

在那個吃人的時代,不想「姊弟戀」或一切閒言蜚語,令一段可貴恆久的友誼以可憐老調的愛情終結,她惜他到拒絕他的地步,不想影響他的前途。但仍會問他「when will You come to me in a dream and make night sweeter than night」,寫信給他的開端是「親愛的手、親愛的眼、親愛的念頭、親愛的愛人」。他的一切她徹骨的愛。

心碎的詩人說「let me cry out with all the voices in me that I love you… I wish I could tell you, beloved Mary, what your letters mean to me. They create a soul in my soul」。灼熱的文字叫人心疼。

有些時代不利戀愛,卻鍛造出比婚姻更大的深愛。

比婚姻更大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