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古力與花


今年的元宵和情人節也有點近,湯圓和朱古力情人吃得密又蜜。友說,其實一個關於兩個人的小節日,在未被過度商業化之前,不過是弄個小甜點、送點小心意的溫馨細膩,不必為別人的注目隆重其事,不必為儀式化而煞有介事。什麼禮物、大餐、旅遊都是世俗外置的消費。 

我們試從個人經驗及生活圈子,以年齡階段及最iconic的情人恩物,看看人們對情人/情人節本身的純粹。

小學雞,對情人節最多是渴望學朱古力吧?花雖美,大可不必,口腔期的六、七歲小孩,一定有朱古力便心花怒放,足以身相許了。食得㗎喎,裏面沒有虛榮和計較。

中學時,初做小大人,應該覺得什麼都要有、想有想試,未試過不知自己喜歡不喜歡什麼,好奇又人細鬼大,去送花送朱古力,也希望收花收朱古力,是實驗性及初體驗期。

大學時期,理想主義,最想與建制定範辯論,可能反而花及朱古力都不熱衷,以顯示自己是清泉,少少扮嘢。

初進社會做事,又返回情人節兩樣都想要階段。羣眾壓力同事目光,女的以收花保住自己有人錫的虛榮及安全感塞住別人口實,男男女女暗中競賽一樣鬥孔雀開一次情人節屏,宣告我們多in love。累嗎?

三十幾四十,仲細咩,也更自由於別人的認受性,有了穩定公認的伴侶,隨時有樓有家庭有負擔,情人節買貴花留番條頸由年輕又天真的頂上待宰好了,公司內的眼光蜚語無痛無礙,唔使供樓交學費麼?

五張開始,四十已不惑、五十知埋天命,情人節嘛,老友矣,收放自如,可花可無花,朱古力甜一下亦有趣,可耳語可擁抱,可暢遊山水可睡醒後纏綿耐一點才上班,什麼都不必,有對方便夠了。

非花非朱古力,最有福是節日有對方便夠了。祝福你。

朱古力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