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可以沒有你


「大自然可以沒有人類,但人類不能沒有大自然。」

某個大國的總統,正式宣告以他為首的國家要退出巴黎協議,這認為環保是謊言的總統。他從來用鼻孔朝天的無知腦袋思考,用井底如豆的視野說地球暖化是廢話,說環保是騙局;於是狹隘地奉行美國優先,以美國的燃油、煤礦、所有有利美國某些產業的利益優先,世界的減排、地球保育毫無地位的彈開在後。

沒有環保制約,這些傷害地球的工業,將可以肆無忌憚的開採挖掘鑽探,為所欲為。

沒有看過《紙牌屋》的都可以想像得到,這狂妄自大的癲佬背後,代理着幾多能源財團的私心,這幫人給了他多少選票,推他上這個位,讓他為自己的鈔票服務。

就算不陰謀論,他的短視、自私、「先透支未來地球負擔」,慷他人之慨是鐵證如山的。濫用地球,就如現在過度借貸,一條超高息的虐待地球之債,將來要孩子及下下一代來還。

很多美國人,由州到城到鎮到市到一個個體,開始自發民間推動減碳排放、推動再生能源研發更加積極,不靠政府,實行人人環保,自己國家自己救,不能因為現在的政府,害了將來的孩子。

般咸道有幾棵老榕樹早兩年被政府斬殺了,殘忍非常,我徹底的傷心過。曾住在巴丙頓道的日子,差不多每天都會與它們一家相見,慘見一朝滅門。現在我喜歡偶爾駕車去探望一下古樹「遺址」,不是憑弔,是警惕。不是憑弔,因為它們正生命力精采地再生續活,沒有輸給可惡的人類、可惡的政府。

般咸道古樹警惕我想起這話:「土地不是祖先留給我們的,是我們從孩子手上借回來的」。

樹,可以沒有人類,人類不能沒有樹。連這道理都不明白,世界可以沒有這個總統。

畢明世界可以沒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