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做銅鑼灣代言人


人大了,特別喜歡記憶這東西。

回憶,像滷水,隨年月歷練,慢慢在我們的生命加深一輪又一層味道和顏色,細細炆熬,滷出我們甘味紛陳的人生。

我的故鄉是銅鑼灣,從我家步行到利園酒店,59秒,最多。家有什麼大小事,利園酒店都很handy。永遠記得它的cake shop和花店。平常沒什麼事,媽媽都是用美心超羣聖安娜餅卡換西餅招呼朋友,間中無事小發姣,就去利園酒店的餅店買,這部分我只vaguely記得,因為小時候,我覺得富麗華及文華酒店的蛋糕比利園的好吃。(但爸很鍾情利園的黑森林)

但利園花店,我很記得。爸爸間中會忽然去買花送給媽記,有時想買好一點、扮認真一點的,就去利園花店買,雖然銅鑼灣街市花檔他也有個friend,日常幫襯,還年年幫我家留一棵大桃花的。

利園酒店還有飲勝吧和陶然亭我都記得。飲勝吧是後來才知道的,它令很多人放工後的hours很happy時,我遠未識蒲,但利園酒店及餐廳給我太多fond memories:永遠記得車子駛入後灰黑色小石磚鋪的廣闊行人路,和那讓我喝凍飲的綠底白字杯墊(小時阿媽唔俾飲凍嘢,見到個綠色嘢,有得飲凍嘢,好嘢)。

近日Lee Garden復刻了Yum Sing Bar,對,不叫Cheers,叫「Yum Sing」,很老派,還有一個小型的利園酒店展覽,給我一次可愛的回溯,走進記憶長廊,重逢往昔,滋味心頭,如果爸媽在港定要帶他倆看看。

好像是不太久之前的事,卻已經是老香港了。這城市說生命力過盛又永遠摻雜莫名的欷歔,暗藏兩根白髮。現在用來滷銅鑼灣的香料,我不太喜歡。我喜歡那時更多小店更少名店的銅鑼灣,希慎道一段在小日本堆的大丸、三越、松坂屋之外,安靜自信,自得自在,是我喜歡的銅鑼灣,我長大的銅鑼灣。

我可以做銅鑼灣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