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長伯伯


去年到京都,知悉左京區下鴨神社附近,有一名伯伯,是人所共知的「街坊保長」,矢志捍衞他門前一帶環境之乾淨清新,不惹塵埃。就算是公家的馬路,行人路旁,周邊的花草,他都極力保護,不容有失。

每次回家經過他的「管轄」範圍,看見一個個注滿水的膠樽,一組一組的在燈柱下、樹腳下、花叢中,不下幾十個大大小小的,他放的。為什麼?不讓狗隻隨處便溺,據說也有驅走雀鳥的作用。某程度也像動物以排泄物畫地為界,宣示主權,總之,這裏是阿伯睇場,撒野問過我先!

每次經過,還發現他「自我in charge」的一帶,連落葉也掃清得特別快,那種高度的美觀整潔,神經質地專業。你走過一段路,之前明明落葉片片,滿地飄零,一到達他的領土,就是一塵不染。我懷疑他一日走出來掃幾多次。

然而我從沒見過他,到底我是這個城市的過客。

我開始想像到底他是什麼樣子的。會否像老去了的北野武?會否斯斯文文像宮崎駿?會否反高潮其實很卡通像IQ博士?我們太喜歡把一張臉貼上未知身上,硬要讓自己和對方碰個面一樣。好奇讓我們無法好好的待在無知之中。

然後今次來看楓葉,某黃昏步行回家,終於給我看見保長伯伯了!

他的外形氣場,簡直和想像中一模一樣。高高硬朗瘦精精的,腰板挺得筆直,雙目炯炯,眉頭凝重,拿着掃帚,一下一下一下,在掃落葉。心無旁騖,他的眼裏,沒有馬路沒有其他行人,只有葉和塵。

我在他旁邊走過,數秒的交匯,看見老當益壯,堅持為社區出一分力的他,心想,像他每天有信念每天有完成,起牀有動力,如此虔誠的活,一定長命百歲。

後想起一位德高望重、年過七十的前輩說,你見烏龜有運動嗎?幾長命。我才不會動一根毛。

保長伯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