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ter Skelter


波蘭斯基惶惑的一生,好像都反映在他焦灼的眼神內,無論事業如何成功,他的表情總是那麼惴惴不安,總像將要硬着頭皮,被迫去完成一項充滿詛咒的神秘任務。

大家當然記得他的《唐人街》、《冷血驚魂》、《水中刀》、《魔鬼怪嬰》、《鋼琴戰曲》、《黛絲姑娘》等作品,它們都叫人難以忘懷;然而,更叫人難以釋懷的,還有一件事 ─

波蘭斯基美麗的新婚妻子莎朗蒂,於一九六九年,在家中橫空被殺的一幕。

那時候,有一個從小就想打進樂壇的瘋子,叫查理曼遜,跟「海灘男孩」的一個成員混熟了,一直央求對方把自己帶紅,而「海灘男孩」也的確灌錄過他的一首作品,但成績差勁,無聲無息。

像很多沒有才華卻偏缺乏自知之明的人一樣,查理曼遜堅信,是社會辜負了自己,本性早已瘋瘋癲癲的他,比一般的失敗者更懷恨於心,他開始走火入魔,在加州惡名昭彰的「死亡谷」組織了一個邪教,叫「曼遜家族」,追隨者愈來愈眾,竟逐漸成為一股隨時爆發的恐怖勢力。

然後,導火線來了,藥引還是大家都完全意料之外的東西─披頭四的《White Album》。

這張唱片甫一推出,如常地風魔全球,卻沒有人想到,其中的一首歌,《Helter Skelter》,憑着它那嘈吵不堪、走投無路、且開創了重金屬音樂先河的節奏,螳螂效應一樣,刺激了查理曼遜的神經,釀成一件震驚世界的屠殺悲劇。

只因為如今已成為邪教教主的曼遜深信,披頭四是要藉着這首歌,預示一場世間的黑白大戰,而最終的生還者,將要領導全球。

但當曼遜預測的血戰那天來臨,世界卻風平浪靜時,曼遜惱羞成怒了,決定自己挑起重任,替魔行道。他二話不說,指令他的信徒們,殺出死亡谷,直衝到那個「海灘男孩」的加州大宅去,見人便斬,魔報私仇─

卻不知道「海灘男孩」早已搬走,大宅正被波蘭斯基懷孕八個多月的新婚妻子租住安胎。

─直到現在,我還記得那些現場照片,幾條屍體橫七豎八,莎朗蒂胸口與肚皮被開膛,接近成型的胎兒與母親同時喪生,兩屍兩命,牆上用死者混沌的血,醜陋、稠濃而詭異地寫着:

「豬」! 

(羅曼.波蘭斯基:中)